荞菲是我公司的女同事, 已婚, 刚二十三岁, 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身材又好, 一身追上潮流的上班族打扮, 配上漂亮的脸蛋. 公司不少男同事都对她献殷勤, 我想这是美女的专利吧, 不过她从不看他们一眼,. 其实我也很喜欢她, 喜欢幻想着她来和老婆作爱. 不过我不像那班登从子. 我对她很好, 常和她谈天说地, 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就在一个星期五, 她突然跟我说想要我跟她去跟踪她老公. 她觉得老公另有新欢, 才结婚一年, 就对她冷淡了下来. 我问她老公如何冷淡. 她脸一红, 低声羞说: [我们好久没..那..个啦.] 我心裹暗笑郄故意问: [那个是什么?] 她脸更红, 嗔说: [你这人, 就是上床啦.] 看着她那娇俏微嗔的样子, 令我不禁呆了. 于是我们当天下班就去她老公的公司. 她在路上还故意打电话给他, 问他是否要出差几天等等... 我们在她老公的公司外等着. 结果看见他老公载着一个女人. 停在一栋大楼的路边, 应该是女的家吧! 我们见到她老公下了车, 还牵着那女人的手走进那栋大楼内. 我跟她说: [你要放开一点, 回家后不要和老公大吵, 搞不好还会离异.] 她似乎听懂我的话, 不再板着脸孔, 但也不是很好看. 于是我就载她去热闹一点的地方逛逛, 让她慢慢把气愤的心情平复一下. 逛街时我很大胆的搂着她的腰, 而荞菲似乎也有点报复的心理, 也抱着我的腰一起逛街, 晚上我们一齐吃了饭, 还喝了点酒, 我告诉荞菲说要送她回家. 荞菲回说: [我老公在会情妇, 几天也不回家, 我想去玩几天, 去哪都可以. 你行吗?] 我问她: [干嘛? 要玩几天, 不怕你老公找吗?] 她气道: [他出外从不找我.] 我则说: [既然这样, 那我们就去台南吧.] 于是我们立即上了高速公路往台南方向去了. 一路上荞菲似乎忘掉不愉快, 在车上和我谈的很开心. 话题还很出位. 当晚就宿在酒店. 但由于客满, 我们只好共宿一房. 进了房后, 发现只有一张床, 大家都有点不知所措, 我借意说要洗澡进了浴室. 这次出游太急, 我们都没带睡衣, 只好穿着内裤围上毛巾走出去, 荞菲一见我, 不好意思, 脸上升起一抹醉人的晕红. 我笑说: [我们都没睡衣, 只好这样了, 你快去洗澡吧, 大家都累了.] 趁荞菲洗澡时, 我把灯光转暗, 免得她出来时不好意思, 然后脱了内裤上床盖上被. 等了一会, 荞菲红着脸围着毛巾走出来, 她见灯光已转暗, 心裹好过点, 她走到床边, 看看我, 叫了一声, 我假装睡着, 偷偷的看着她. 只见她把毛巾脱下, 身上只穿着内衣裤, 哗! 她的皮肤洁白如雪, 浑身缐条玲珑浮凸. 令我胯下之物不禁硬了起来. 心想今晚非把这小美女玩到手, 不然可对不起自己. 荞菲把被子拉开想上床睡, 只听见她"啊"的一声, 相信是看见我的裸体. 我等她上了床睡在我身旁后, 才装作醒来, 问她: [好像听到你叫, 有什么事吗.] 她急忙说: [没...没有..], 平仰把手放在两旁, 动也不敢动. 我俏俏的移近她, 直到下体轻靠在她的手上, 她轻微颤动了一下, 却没把手移开. 我故意问她知不知道老公为何 "冷淡她". 她果然上当, 很气愤的说: [他老说我冷感, 没反应.] 我说: [可能你们事前调情不够, 也不能怪你. 你和其他男人有快感吗?] 她说只和老公上过床, 不知什么快感. 每次都弄得很痛, 也不想这东西. 我笑说: [不如我们打场友谊波, 让我教教你.] 她说这样作对不起老公, 我笑说她老公现正抱着那女人玩呢. 她果然上当, 气说: [好, 就让我回敬他一次.] 然后还用手摸了摸我的阳具, 但又有点害羞的说: [你好坏哟, 这家伙涨得好大.] 我一把拥抱着她温软光滑的身躯, 和她亲吻起来, 还隔着乳罩抚握住她那弹挺柔软的玉乳. 又转向她胯下阴户, 轻轻的抚摸. 她也轻唿了一声, 看来反应还很好. 我慢慢的把她剥脱得一丝不挂, 开始欣赏起她因尴尬而流露出来的害羞表情. 她就像一只小羔羊, 玉体横陈, 颤巍巍怒耸娇挺的雪白椒乳, 盈盈不堪一手而握, 胯下黑浓的芳草覆盖着神秘幽谷. 她见我看得眼也不眨, 一副色迷迷的样子, 不好意思地用手掩着乳房和下体, 闭上双眼 两朵害羞的红云飘上脸颊. 嗔道: [好羞呀, 你不要这样看着人家.] 我把她的手拉开, 伏在她胸前, 用舌在她双乳间游离, 挑逗着乳头, 手也滑过她的小腹 向下面摸到她的阴户上, 在我爱抚下 她的淫水渐渐涌出, 但我知道她的小穴很紧, 和老公上床时才会痛, 也不急着刁她, 将头移到她胯下, 把她双腿张开, 舔着她娇嫩的小穴. 她很快就忍不住娇哼出声: “嗯...好痒..不要..啊..快进来.好不好..嗯.." 我见时机已到, 把粗大火烫的龟头插进她的小穴口. 她的小穴真的很紧, 我不想一下全推进, 免得弄痛了她, 就停着不动, 在她脸上, 耳垂亲吻了一会, 她好像很受用, 露出舒爽的表情, 我见状在她小穴裹轻轻地抽插, 慢慢的越插越入, 不知不觉已全根而入. 她终感受到作爱的快感, 小穴又酸又痒, 黛眉微皱, 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让她进入了状况后, 我开始加快地抽插着, 荞菲那娇小紧窄的滑嫩阴道, 实在很好操, 她老公真是浪费了这宝贝, 就让我好好享用他老婆吧. 这时两人的身体交合处已经淫滑不堪 爱液磙磙。 我们的阴毛已完全湿透,火烫粗大的阳具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不断抽送, 她的穴内起了阵阵抽搐, 玉腿也不停的开合耸动, 爽到了极点。 房间内撩人的呻吟娇喘声不断, 我在她高潮时也忍不住射精. 事后我把阴茎留在荞菲的阴道中, 没有抽出来, 享受着她的小穴一缩一缩地吸着我的阴茎, 我最喜欢这种吸吮的感觉。 她雪白赤裸的娇软胴体也在我身下颤栗轻抖. 玉乳酥胸急促地起伏着. 我问她: [怎样, 会不会痛呢?] 她说: [不会, 你好厉害, 原来作爱是那么爽的.] 我笑说: [那我们有空就一齐玩玩吧.] 她嗔道: [哎, 你想的倒美, 不要.] 我拥抱着她温软的身体, 知道这青春美女已是我的玩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