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地域的天气还算灿烂,虽然不像昆明那般4季如春, 但不会像北方那样零下冷的小穴水水都没有也不会像日本那样热的1点愿望都没有。 现在正值入春,虽然寒流迟迟没有退去, 但阳光仿佛已探出了头天气好的时候心情就感觉特别好, 索性今天周末闲着也是闲着1个人出去走走街散散心吧, 让疲惫了1周的工作日云消雾散。 穿甚么好呢,哎呀小内内平时都没时间洗, 现在连换的都没有了索性不穿吧,寒风吹着小穴穴1定特别舒服。 我就穿了1件红色长风衣,里面1件黄色羊绒衫, 嘿嘿风衣边沿恰好能遮住我的两颗小樱桃,再搭配1条白色短裙丝袜, 加上1双棕色小靴子。 好,设备齐全,准备动身。 瞧我这记性,包都差点忘拿了。 由于刚毕业,1个人在成都租了1个小套间, 但是碍于房租所以离市中心比较远。 不过幸亏现在交通方便有地铁。 走到地铁站口,突然发现要下楼梯,我的乖乖不会被看见吧。 我不能不夹紧我那双美丽的大白腿,蹑手蹑脚的摞动, 远看还以为在憋尿呢。 正当我走下去,送1口气以为相安无事的时候, 我那胡涂劲又犯了竟然走错站口。 列车就要开了,匆忙间,我大步往回迈。 危在旦夕,我没有错过班车。 咦,这不是我在之前走错那个站口看见那个小帅哥, 他也走错站了吗这么巧,他也遇上了。 在剧烈运动以后我的比较兴奋,荷尔蒙升高, 我决定向那个帅哥搭赸。 「咦,你也走错站了啊」 「啊」 他略微愣了1下 「我在之前那个站看见你了」 我忸怩笑了笑 「哦, 对对对那末巧」 他也笑了下,但感觉有些怪糟, 难道是不会被他看见我没穿内内了吧,我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他仿佛看出了甚么,趁着车内拥堵就把身体贴了过来。 车上的人看见我们刚才聊得那末开心也没觉得甚么奇怪。 这下可糟了,我不会被尾随了吧。 我略微推了推他「你不要靠这么近」正当我要想移开的时候突然刹车了, 我1下没站慎重心就倾倒在了他的怀里。 正给了他机会,他谄媚地笑了1下说「没关系, 我保护你」 这我也不知道说甚么了反正也不是太远, 就这样吧他也挺帅的。 列车走着走着,他的肉棒竟然硬了,我当时发蒙了, 也不敢说头也不敢回,惧怕他发现我已发现了他在侵犯我。 他随着列车摆动上下磨擦着我的屁股,我感觉我好骚, 竟然有反应好刺激的感觉。 我心想反君子多,他也不敢乱来,就让他磨个够, 我的唿吸变急促了我的耳边仿佛也感觉到了他的唿吸, 就像真的在被他干1样。 车站的钟声敲醒了我,车门刚开1半,我就飞奔了出去, 就像逃脱的猎物那般轻松。 我心急躲进女厕,把自己的裙子撩起来,都湿了这么1大片, 差点就从我的玉腿上顺滢而下了。 想一想刚才,还真是又刺激又爽,还满开心的。 情欲来了怎样办啊,固然是宣泄1下啦,我销魂的沉醉在刚才的1切当中, 目睁却甚么也看不见张着小嘴,用手抽动,抽动…抽动。 正当我舒服的时候,我脖子仰望,上面出现了1只拿着手机的手, 是隔间的之前怎样没看见,是甚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 它正在拍摄我的心瞬间像要崩塌了1样手足无措。 愣了那1秒是我感觉生命中最漫长的1秒。 瞬间我的自我保护意识潜意识地驱动了我,我啪地1声紧贴在身后的墙上, 掩盖自己身体上的重要部位。 那只手收了回去,迟迟没有消息。 我该怎样办,我已被拍下来了,我想逃,但是。 我不敢出去,到底该怎样办、。 。 「咚咚咚」敲门声。 「咚咚咚咚」是我。 这是刚才地铁上那个人的声音。 「不开门,我把视屏公布网上了,很刺激啊」就算我现在不开门我总不能在这里面1辈子吧, 他也1定会在外面堵我。 报警,把他抓起来视屏也不会泄漏。 「我现在就发了啊」「不要」「我已开始发了, 现在就差1个确认键」「不要啊」「我数3 2 1开门 不开我马上发」「求求你了不要啊」「3…21.」我惧怕极了, 冲动之下把门打开。 他瞬间就进来把门关上,我冲上去想拿他手机, 但被他1把捉住。 他捉住我就开始强吻我「小骚货,忍得很辛苦吧」「蒽蒽蒽 才没有」我的嘴堵着他的唇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还没有,看你1开始上楼梯那个瘙痒就知道了」「你竟然1开始就看见了」「对啊 你还找我聊天 不是找操吗」「不是 不是这样的」「那就是你看上我了 看上我了就要被我操」「不要 我不是随意的女人」「还他妈不随意 你在地铁上被我的大鸡巴顶的时候 看你那末享受 1点儿不反抗」「那是我惧怕颜面扫地 还有怕把你抓进监狱」「我他妈的还没操你就开始担心我了啊 就让你当我小妾吧」「不要 我才不当小妾」「好 他妈我破例让你当正房」「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 正房 小妾我都不要」「这可由不得你 我把你视屏发网上啦」「你 、忘八」「操的是你的蛋」「啊 变态」 他掀起我的裙子「都湿了这么1大片还不想要」「不想, 你这忘八」我想把他手推开但是谁叫小女子无缚鸡之力。 他1下就把两根手指伸进了我的水帘洞「怎样样, 爽不爽」「忘八我还没试过2根手指,这么粗, 这么深啊,啊」 他大笑起来「哈哈,你老公的大鸡巴更粗, 更深」「臭流氓我才不信,啊,啊,啊,啊」 突然1个人走了进来, 我们两连忙不坑1声。 仿佛周围的1切只有那个女生的声音,开门声, 关门声锁门声,尿尿声,提裤子声,再开门声, 关门声走出去。 其间他1点没有停止用手指操我,还愈来愈剧烈, 我泪水都快忍不住了。 她走出去那1刻,我冲上去就1个熊抱,抱住地铁男开始狂亲, 「臭不要脸有你这么欺侮人的吗,么么么」 「怎样样, 爽吧叫你敢叫老公变态,忘八」 我像被征服了1般顺从「爽, 爽老公最好了,老公 我想要」「哈哈哈,想要甚么」 「想要老公的大鸡吧」 「好好好, 先帮老公吸吸」 「恩恩」 他退下裤腿 取出机关枪我眼睛睁得像鱼1样「怎样样,老公的武器」「好利害, 比老公说的还利害」「那是 这你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对对」「之前还不开门 没有后悔吧」「恩 1点儿都没有」 我用力的吸他的大鸡巴 想把他的大鸡巴吸细1般却总也吸不细。 他仿佛也来劲了大力喘息着。 突然她把我按在墙上,脱掉我的裙子在脚踝上, 抱起我来就是干。 前面是他的大鸡巴,后面紧贴着墙,我被夹在中间有1种说不出来的紧贴的束缚感, 太爽了。 「啊~~~额 啊~~~额 啊~~~额」「干死你个小骚货」「干死我 干死我」他顶的愈来愈大力, 每次都像要把我干坏1样我的小穴就啪啪啪地承受着这史无前例的快感。 他啊的1声,1注清流注入我的两腿夹紧的秘密花园。 我娇喘着,沉醉在这混乱中。 「啊~」,我突然意想到今天是危险期,「要是怀孕怎样办」「操你妈的, 滚关我屁事,自己他妈骚」「你怎样这样,人是你干的, 1点儿也不负责」「我操像你妈b这么骚的女人, 谁知道是1天被他人干多少次妈的被干怀孕了赖在我身上」我大哭起来「呜呜呜, 我才没有我都3个月没做爱了,你刚刚不是说是我老公吗」「吗的, 他妈床话你也认真老子才不信,你他妈穿的那末骚不穿亵服, 准是随时都准备被干」「我才没有今天是意外, 我的亵服都是脏的没换的」「你他妈就是做鸡做来没的穿的 全身都是脏得」我拉着他的手「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你要相信我」他1把把我甩开「滚」然后夺门而去了。 只留下我1个人在那里抽泣。 「算了,我在想甚么呢,本来就是1夜 情, 本来就是那末淡的情本来就是被愿望驱使的」「再说谁说1定怀孕了, 8字都没1撇呢」我自嘲地笑了笑。 几年后,我的孩子都5 岁了,家庭生活也很幸福, 老公很爱我也会委曲满足我,老公不能生育但是把我的孩子当做亲生的1样对待。 也历来没委曲我说之前的情史,虽然我是第1次结婚。 面对这样完善的老公,我还是忍不住回想那个地铁上那个男人夺门而去的身影, 把我当性欲排泄桶1般的神情他那强而有力的大鸡吧。 如果再能见到他,也许我会绝不犹豫想要被他操吧, 把我当做宣泄的工具那般我只是1个公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