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33岁的心理医师,而我30岁的太太婉仪是普通的家庭主妇。 我太太的身材也可以算中上,臀部非常丰满, 还有那一对柔软33C的大奶子真是让人百看不厌。 不过自从两年前我们发生车祸,我太太的子宫受到严重创伤而失去生育能力后, 她就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久而久之她就成了性冷感。 我也想了很多方法,不过都没有用,每天有性冲动时就只能要她帮我口交退火。 我也有试着插她,不过她就是没感觉,也不会出一点叫床声。 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受得了,有好几次都差一点就要有外遇了, 不过一想到我那可怜的老婆我就是忍不下心。 直到1999年我被调到美国维珍尼亚州去帮忙研修一个Case。 我在美国的那段日子非常有空闲,而我又是心理医生, 所以我附近有一户也是从台湾来的邻居要我试着医治他家的小修。 小修患有非常严重的自闭症,到现在小修已经14岁了, 还不能正常与人说话总是低着头说话,有时干脆就躲在家不出门。 经过了3个礼拜,小修终于可以一个人到我家接受我的治疗, 小修的妈妈也可以安心地做她的家事。 我跟小修都是在我的书房,里面有一张躺椅, 小修就躺在上面和我交谈。 小修的话不多,总是「Yes」或「No」的答案。 有一天,我也讲得有点累,我就叫小修去客厅玩他妈带来的电玩, 45分后再回来。 45分后我醒了,小修还没回来,我就走到客厅去看他在搞什么。 我躲在客厅门后看,小修一直在看着沙发上。 我就再走到客厅的另一个门想看小修到底在看什么, 我一看原来是我老婆在沙发上睡觉。 我老婆在家里通常都不穿胸罩和内裤,婉仪穿着松松的白色T恤, 因为没穿奶罩那一对奶看起来特别大。 可能是没盖毯子有点冷,我老婆的奶头都硬了起来。 婉仪是以坐姿睡的,雪白的大腿加上那一条绿色紧身小短裤, 更能衬托出她修长的大腿。 如果仔细一看婉仪的大腿间,一定可以清楚从短裤外看到阴唇的形状。 我看小修看着看着就慢慢的抬起头。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小修抬头,我也注意到小修的裤子间也昇起了一个小帐棚。 我看着我老婆被一个14岁的少年看遍全身, 我心里也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 我慢慢的开门,也故意弄出一点声音好让小修准备一下。 我说: 「小修快来书房,还剩30分钟你妈妈就来了。 」 等小修回去后,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点子。 一个星期过后,小修已经可以与我进行类似正常的交谈, 偶尔也会问我一些性问题我也都尽我所能的跟小修讨论。 当小修问我: 「为什么阿姨睡觉都不会被我的电玩吵醒呢?」时, 我说: 「因为阿姨出过车祸而要服用镇定剂 那药里有一点安眠作用。 」 当他问完后,我已经知道今天有好戏看了。 果不出我所料,我一让他去玩电动,他马上就跑到我太太旁边, 手一边抖一边往婉仪的一对大奶子伸去他摸了一下又马上伸回手, 经过了几次的「试摸」小修终于把手掌盖在我老婆的奶子上, 一边挤一边摸摸得婉仪的奶头也硬了。 我在我房里看着我所装的数位摄影机萤幕, 越看就越兴奋忍不住把我的鸟拿出来玩,一边自慰, 一边看小修对我老婆动手动脚的。 小修摸过奶子后就慢慢往下,一直摸到婉仪的阴部。 因为短裤非常小,所以婉仪的短裤有一部份都卡在阴唇之间, 小修摸了摸阴部觉得非常柔软、非常舒服,忍不住好奇心的煽动, 就用食指从短裤与大腿间钻了进去摸了摸。 我忽然看到婉仪短裤阴户那部位有个黑点渐渐地扩大, 原来我太太也湿了 不过我想: 婉仪她不是性冷感吗?怎么会湿呢?我再仔细的看 原来她也醒了只不过不敢出声,怕吓到小修这个自闭儿。 从萤幕上看,我太太的脸已经涨红了,阴部的那一个小黑点已经扩散成一个直径约4?5公分的的大黑点了, 我那时兴奋死了因为婉仪的性冷感好像不见了。 婉仪的漂亮脸蛋因为要忍受小修的毛手毛脚、又要忍住不发出声来而扭曲, 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不过我知道我太太已经快到高潮了。 小修突然站了起来,好像在调整什么东西, 但手一直在婉仪的水库旁来回动着。 小修又忽然左看右看的检查门后有没有人,然后拉开了拉链, 一条巨物弹了起来经我判断,应该有5寸6的长度。 哇塞!其实我的也不小,有6寸5,只不过小时也没小修那么大, 可能是美国营养较丰富吧! 『14岁就有这么长 长大了一定不得了!』我心想。 小修慢慢的拿着他的鸡巴往婉仪的脸靠近, 直到龟头到左脸颊才停止小修的手开始上下的移动他的鸡巴, 用龟头去磨擦我老婆的脸。 这时我老婆也已经坐立不安,屁股轻微的动着, 小修也没看到只专心的去感受从龟头传来的感觉。 过了3?4分钟,小修突然抖了起来,原来小修已经射精了, 一股一股浓浓的精液从小修的龟头射到我老婆的脸上、脖子和奶子上 让我也跟着泄了。 看着婉仪满脸都是淡黄色的童子精,我刚发泄了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毕竟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别人的精液喷在我老婆的脸上 尤其是第一次射精的小男孩。 小修抖了一阵后跌坐在客厅的小桌上,红着脸喘着气。 过了2分钟后小修站了起来,试着把鸡巴塞回裤子里, 一边塞一些还在龟头附近的精液就一滴一滴地滴在婉仪的湿处, 那种景象真是非常的淫荡。 小修看到精液喷得婉仪阿姨整身,就把精液像保养品一样慢慢的涂在我老婆的脸上、脖子和衣服上, 他一涂完就飞快的回到我的书房。 等小修一回去,婉仪马上冲过来要求我插她, 我也不知做了几次而婉仪好像太久没做,兴奋得昏倒了。 第二天的早上我与婉仪又干了一次,我一边干, 一边让她看我昨天录下的影片。 婉仪是一边骂我变态,一边发出欢愉的叫床声, 使我听起来好像是很久没听的交响曲。 看着影片,也让我兴奋异常, 插得婉仪直叫: 「我要死了……嗯……嗯……嗯啊…… 干完了, 我就向婉仪提出我的计划我要婉仪穿着低胸的上衣和一条小短裙(差不多离膝有10公分), 还有不要穿内裤和围胸罩。 婉仪起先是红着脸, 然后说: 「你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 只要你不介意。 」 我又给了婉仪我前几天买的耳机叫她带上, 然后我从客厅的另一端用对讲机说: 「婉仪 你听得到吗?听到就到客厅来。 」当我看到婉仪涨红的脸, 我说: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吧?」婉仪点了点头, 羞耻的骂我: 「死相!」 话刚说完电铃就响了, 一开门原来是小修母子俩。 小修他妈因为要去开会,所以今天中午没空照顾小修, 不过晚上会准时来接儿子。 小修的妈一走,我就叫婉仪去煮饭,然后我把小修带到客厅玩电玩。 我看小修玩得起劲,我也回到我的卧室用摄影机观察小修的一举一动。 我看小修偷偷的站起来,躲在墙壁后偷看婉仪煮饭, 我就用对讲机要婉仪故意掉东西让婉仪蹲来蹲去, 每次蹲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婉仪的阴部雪白的肤色配上带一点血色的阴唇, 真是会让每一个男人性致勃勃。 我还让婉仪背对着小修慢慢的弯腰,让小修看到她整个阴部。 一到吃饭时间,我很快的就吃完,回到我房间继续要婉仪做一些挑逗性的动作, 我叫婉仪帮小修倒茶把腰弯成接近90度,让小修观赏那一对大奶子。 小修看着就把汤匙掉到地上,当小修在桌底下时, 我就要婉仪把腿张开让小修看我也顺便叫婉仪摸摸阴唇, 想不到一摸淫水就顺着椅子流到地上。 小修看够了,马上起来把饭吃完,然后到我书房等我。 我回来厨房,看到婉仪已经水流成河,整个地上都是淫水。 我笑着说: 「忍一忍,等一下我让你吃童子鸡。 」 终于到了小修的休息时间,他到客厅玩电动, 我则到卧室偷看婉仪也已经躺在沙发上装睡。 小修一下子就把低胸上衣拉起盖在我老婆脸上, 只剩下一个嘴在外面。 小修摸奶摸到奶头硬起后就开始舔,把整个奶子都舔遍, 婉仪是爽得浪水直流她的沙发下整个都湿了 我看小修把鸡巴拿了出来, 就叫婉仪把嘴张开;小修的鸡巴受到婉仪从嘴巴吐出的热气影响 硬得骇人。 他慢慢地把鸡巴插进婉仪的嘴,我一看就叫婉仪把嘴合上, 然后轻轻的用舌头刺激龟头一边动一边轻轻的吸。 才没多久,小修就抖个不停,一些精液也从婉仪的嘴角流出, 直滴到婉仪的奶子上。 小修好像不过瘾,就跟着把裙子掀起,用右手食指轻摸阴唇, 越摸水就流的越多小修干脆用两手把阴唇分开, 一股一股的爱液就顺着大腿与沙发间的轨道流下。 小修越看越兴奋,鸡巴又硬了起来,这次小修就把鸡巴插进阴道, 抽插了几下小修就抖得要扶着沙发去保持平衡。 等到小修恢复后,把鸡巴从我老婆的阴户拔出, 淫水跟着精液慢慢的流出还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突然电铃一响,我赶紧跑去开门,也顺便叫小修。 小修慌忙地跑到他母亲跟前,我看到小修的衣服上还沾着少许婉仪的爱液。 说了再见后,我飞快的跑到婉仪身旁,脱光衣裤就「噗」的一声插了进去, 婉仪那混和着小修的浓精和她自己淫水的阴道 阴户肌肉的收缩还有浓精的黏性配着婉仪的淫声, 让我达到有史以来的高潮。 经过了3个月的辅导,小修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 我也不时的灌输性教育给小修以免他以后变成性变态。 小修父母在我要回台湾前包了一个大红包给我, 也一直跟我道谢让我觉得非常感动 在飞机上, 我想着这几个月所发生的事越想越觉得我真是个幸运的男人, 我不仅医好了小修也医好了我太太那类似自闭症的病。 看着我老婆,我又有了新的点子 啊……婉仪, 我爱你!。